• <menu id="iu0iy"><menu id="iu0iy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iu0iy"><menu id="iu0iy"></menu>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忘記密碼  rss信息聚合

    這兩年中國魚粉市場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

    2016-04-06 17:49:35 編輯:goldapple 作者:goldapple 來源: 瀏覽:0 評論 0


      各位魚粉人下午好,時下已經是2月中下旬,秘魯海洋研究員的輪船預計將在3月份開始鯷魚資源的勘探,按照往常,這個時候國內應當是處于第一捕季資源的炒作之中,而且氛圍亦是相當熱烈。但是近兩年,秘魯魚粉市場的炒作都仿佛是一記重拳打在棉花上,面對真假難辨的厄爾尼諾、水溫、資源等信息我們變得越來越麻木了,今年的市場氛圍簡直是萬籟寂靜。特別是2015年秘魯中北部B捕季的時候,從9月下旬開始,各種0配額、微配額的消息鋪天蓋地,中國魚粉市場90%的人都認為資源不佳,眾多觀點均認為魚粉市場供應將出現缺口。然而事實是,就在我們歡慶光棍節的那一天,秘魯生產部公布了一個111萬噸的配額來應景,這著實讓魚粉人跌破了眼鏡。更出乎意料的是,消失了兩個多月的鯷魚最關鍵的時刻全跑出來了,配額以111.9萬噸的數字超額完成。隨之而來的,就是國內魚粉市場的跌跌不休,以及魚粉人的一聲長嘆。在此一役之后,不少魚粉人發現,按照以往的思路與經驗已經行不通了,魚粉市場無聲之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  第一,市場的主導權已經掌握在需求方的手里。
      
      早在靜書2010年開始接觸魚粉的時候,當時普遍的看法是,鯷魚作為資源性的產品,市場的主導權是掌握在秘魯人的手中。盡管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魚粉需求國家,魚粉價格卻不得不被秘魯魚粉市場牽著鼻子走,秘魯魚粉廠的報盤價格對國內現貨形成直接的影響。然而,這兩年我們發現,國內外魚粉價格倒掛的現象越來越多。從2013年開始,已經連續三年出現,高價買回來的魚粉被迫虧損出貨的情況。而造成魚粉現貨虧損的原因,便是國內水產養殖形勢不佳,以及國內魚粉供需雙方的博弈愈發激烈,特別是每年的7-9月的水產養殖旺季,魚粉價格已經出現連續三年的旺季不旺。據靜書了解,有貿易商在今年虧損程度高達2000-3000元/噸。血淋淋的教訓使得魚粉貿易商不僅僅只關注秘魯方面的信息,不再將籌碼押注在配額的大小上,開始更多關注國內的需求終端。比如說,國內對蝦、海水魚的投苗、養殖情況、暴雨、臺風等惡劣天氣對南方水產的影響,以及豬價的高低對生豬養殖戶補欄積極性的影響等等。甚至于秘魯方面的報告里,也開始闡述每周中國港口的魚粉庫存、中國飼料廠家的生產情況,以及國內的養殖情況這些信息。
      
      需求才是王道,這句話終于在魚粉市場上開始應驗。
      
      第二,我國飼料生產進入飽和階段。
      
      眾所周知,每年有超過70%的魚粉被用在水產料中,水產料的變化很大程度上影響著魚粉的需求。
   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
    圖1 2007-2015年我國水產飼料產量及進口魚粉消費

      
      大家可以仔細回想一下,早在2012年之前,市場上從未出現過擔憂中國魚粉消費下降的問題,更多的是對秘魯鯷魚資源的減少會出現的魚粉供應短缺擔憂。但是飼料行業卻在2012年進入了飽和階段,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。
      
      1、是飼料增長放緩,甚至出現30年以來的首次下降,比如2012年飼料產量達到1.94億噸,但是2013年卻下降至1.91億噸,盡管2014年有所恢復至1.97億噸,但是2015年再度下降至1.9億噸附近。而這樣下跌的狀況,可以說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飼料工業發展以來從未出現過的。正如圖1中所呈現的那樣,在2012年之前,飼料產量年增長率為8%,這個時候的進口魚粉消費量也是大幅增長,2007-2012年六年的時間魚粉消費量增長了31.9%。而2013年開始,飼料增長明顯平緩,進口魚粉消費亦是呈現震蕩減少的現象。2015年,中國進口魚粉消費為93萬噸,為圖1中最低的一年。
      
      2、飼料企業數量銳減,特別是大部分中小飼料企業被迫退出市場。2013年全國飼料企業數量還在10000家以上,2014年下降至9000家,2015年則還剩下6000家。這種現象也較大程上削弱了魚粉的需求,主要是因為大中型飼料企業具備更強大的技術、資金、采購、團隊方面的優勢,面對魚粉暴漲能采取更為靈活的解決方式。一旦魚粉價格出現大幅上漲,大中型飼料企業憑借其采購、技術上的優勢,可以迅速作出反應積極尋找替代品。飼料企業可以用越來越少的魚粉,生產出更多的飼料。特別是,類似海大、通威這樣的飼料巨頭,這些年越來越多得參與到魚粉外盤的采購中,跨過貿易商直接與秘魯魚粉廠接洽,盡管沒有削弱魚粉的需求,但是卻對貿易商的角色與地位產生了沖擊。
   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
    圖2 2000、2013、2015年不同品種魚粉添加

      
      從圖2中可以看出,2000年以來不同品種的魚粉添加比例均出現了明顯的下降,因為以上為平均值,據靜書了解,2015年部分大型水產飼料企業的魚粉添加比例在上圖的基礎上還下降了3-5%,而效果卻保持良好,這里就完全可以體現出大型飼料企業在技術上的優勢。
      
      3、對于未來,下一個五年飼料行業的增長同樣有限,魚粉需求也難以有大幅上量。
      
      前面已經說了,這幾年飼料形勢不好,那么2016年呢,2016年以后呢?農業部在做出的2016-2020年的五年規劃中對飼料工業的增長的目標給出的2.2億噸,這是什么概念?
   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
    圖3 十五—十三五規劃飼料產量目標

      
      從圖3中可以看出,從十五規劃到十二五規劃,每一個五年飼料產量預計增長5000-6000萬噸。而十三五規劃,提出2016年-2020年,飼料產量增長2000萬噸。這個目標,比以前下調了60%。五年增長2000萬噸的目標,每年平均增長400萬噸,何況這還僅僅是個預期的目標~
      
      以上數據充分說明,未來五年,飼料總產量進入飽和,總量繼續增長的空間明顯收窄。君不見,正大(食品)、新希望(養豬+食品)、大北農(互聯網金融)、通威(飼料+多晶硅多元化)等等飼料巨頭都已經開始大轉型,而開始的時間也就是在2012年、2013年(正如圖1中顯示的)。
      
      第三,經濟大環境對我們魚粉市場的影響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。
      
      進口魚粉作為貿易品,其進口成本直接受到了人民幣匯率的影響。2015年底,國家提出了供給側改革,去產能、去庫存成為未來五年我國的主基調。面對國內龐大的庫存,人民幣貶值必將成為重要的手段之一。而如此一來,魚粉的進口成本也將隨之增加,而需求即將受到抑制。比如2015年8月份之后,人民幣兌美元從6.2驟然上漲到6.4,2016年1月份又上漲到6.6,這期間魚粉成本一噸上漲了400-500元。隨著2016年供給側改革的深入,預計人民幣將繼續貶值。
      
      除此之外,我們還必須關注的是,宏觀經濟增長放緩對居民購買力的下降的影響。從2014年開始,豬肉、水產品的消費出現增長放緩甚至下降的趨勢 。 
   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
    圖4 2003-2015年豬肉消費及增長率

      
      圖4中僅有2007年、2015年全國豬肉消費出現下降,一次是金融危機前夕,一次是2015年經濟增長明顯放緩的時候。據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5年全國豬肉供應量為5487萬噸,相比2014年下降了3%。就增長率來看,2008-2012年期間,豬肉產量年增長達到5%-7%。要知道,在2013年、2014年的時候生豬存欄量可是達到了4.6-4.7萬頭,可以說是歷史最高水平,但是當年豬肉產量卻下降至3%的區間,2015年更是減少了3.24%。
   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
    圖5 2008-2014年我國養殖水產品產量

      
      從圖5來看水產,盡管近年來養殖產品總量是在增長,但是增長的幅度同樣是出現了放緩的苗頭。特別是魚粉需求的主力,對蝦、海水魚、甲魚等。
      
      據中國漁業報報道(通威旗下媒體),據市場監測數據顯示,
      
      2015年整個水產品市場四大家魚整體走量偏弱,同比減少約5.3%;綜合平均價去年同期下跌4%左右。從銷量方面看,受全國經濟萎縮,今年市場草魚、鰱魚銷量跌幅明顯,較去年同期分別下跌了約12.4%和13.5%;
      
      受三公消費減少影響,高端餐飲消費市場份額有所減少,中檔的特種水產品消費也呈下行走勢,2015年市場監測的8種特種水產的銷售總量同比減少約1.54%,綜合平均價較去年同期上漲了約11.3%。從銷量方面看,除了鱸魚、鱖魚銷量同比分別增長了約39.4%和10.15%,其余6種特種水產品銷量同比均呈跌勢,其中回魚、甲魚、鱔魚等的跌幅都超過了20%左右;
      
      2015年蝦類綜合平均價較去年同期下跌了5.53%左右。從銷量方面看,白蝦、青蝦的上市量同比分別下跌了約42.4%與7.7%,而南美白對蝦、羅氏沼蝦兩個大蝦的上市量同比分別增長了大約69.6%和49.7%。但是今年蝦類養殖過程中遭遇惡劣天氣、病害襲擊,生長周期都不長。
      
      2016年經濟形勢同樣不容樂觀,能保住7%的增長就已經很不錯。居民的購買力在未來1-2年內恐難以出現明顯的上升。也就是說,2016年豬肉、水產品的消費繼續乏力,魚粉的需求也難以有所增長,甚至很可能出現下滑的情況。
      
      第四,是飼料企業態度的改變。
      
      早幾年的飼料企業對數據、市場信息重視的程度不夠,即使是像是新希望、正大、海大這樣的飼料企業也很少有一套自己的數據庫系統。更多的是搜集的其他來源的數據或者分析,而不是自建信息源。而2014年開始,飼料企業不僅積極擴充信息渠道,以掌握更多的市場信息,同時也引入行業內外一些具備專業分析能力的團隊。所以現在,有的企業所掌握的數據甚至比行業內的平臺還要廣泛。在擁有了數據的基礎上,飼料企業能夠更清晰得看到市場的變化以做出決斷。
      
      在擁有了信息、采購、技術、資金上的優勢之后,飼料企業在面對貿易商的時候更加氣定神閑?梢哉f,2014年、2015年這兩年再也沒出現過類似2013年5月的時候飼料廠瘋狂掃貨的現象。而2015年是養殖形勢低迷,飼料銷量下降的年份。飼料企業,特別是飼料巨頭,若想取得增長必須依靠價格戰。以海大為例,在2015年其他飼料企業銷量紛紛下降的時候,其多次降價,銷量反而取得明顯的增長,2014年海大集團飼料銷量在550萬噸,靜書預計2015年或達到650萬噸左右。價格戰的底氣來自哪里,就來自于采購成本的下降。2015年大多數飼料企業都不好過,以第一梯隊的飼料企業為例,正大、新希望、海大、雙胞胎這些,預計有半數以上的飼料企業收入下降。2016年這種情況將會繼續擴大。在收入下降,而成本需要極力控制的背景下,飼料企業更加難以接受高價的魚粉。
      
      第五,是國產魚粉市場的崛起。
      
      隨著2013年以來國產魚粉的整合,小型魚粉廠關閉之后,國產魚粉更加規;、集中化。如此一來,魚粉品質得到保障,國產魚粉話語權也有所增加。特別是在進口魚粉暴漲的時候,國產魚粉以其突出的性價比成為眾多飼料企業優先采購的對象。

      第六,豆粕、菜粕等植物蛋白繼續弱勢的預期強烈。

      基于這兩年美豆的大豐收,2016年我國豆粕供應將繼續充足。2015年的時候,豆粕一度下跌值2500元/噸,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。而菜粕更是如此,盡管菜籽產量已經連年減少,已經達到600萬噸的水平,但是仍舊不敵國內水產養殖疲弱,已經豆粕價格下行施壓,菜粕2015年也是一路向下。
      
      以上,是靜書總結的這兩年飼料市場比較明顯的變化。面對這些變化,我們很難再用以前的經驗,或者思路來操作當下或者以后的魚粉市場?梢哉f,在經濟大環境變化的前提下,養殖終端的變化掀起了一場飼料行業的變革,正大、新希望立志做食品,大北農要做互聯網金融,通威要繼續在多晶硅重振旗鼓,不論是做什么,其本質都是圍繞生豬養殖戶、水產養殖戶展開的。就如在第一階段我們所說的,終端為王。而反觀我們貿易商、魚粉廠供應端,盡管已經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,那么接下來,我們魚粉供應端是不是也到了思考如何去改變的時候了?(作者:靜書)



    歡迎關注湖北水產網微信公眾號



    分享到:



    [推薦] [收藏] [打印] [關閉] [返回頂部]

    免責聲明:
    1、轉載本站原創信息,請注明來源:湖北水產網。
    2、本站所有轉載文章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3、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站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!
    ※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QQ:909262828 E-mail:hbscw@qq.com

    最新圖片文章

    信息推廣

    最新文章

    最新產品

    水產企業

    我被两个男的cao尿了
  • <menu id="iu0iy"><menu id="iu0iy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iu0iy"><menu id="iu0iy"></menu>